当前位置

主页 > 故事大全 > 爱情故事 >

这几年从没提过的初恋

推荐人: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21-04-26 10:05 阅读:
后台-模块-广告管理-内页右侧

副标题: 这些年,绝口不提,初恋

七夕收到烧鸡的消息,问我在哪里。我说云台山。

他回来了,好帅,带着他一路从上海到山里一个人住。

我说,这就是你眼中的孤独空冰冷的单身生活。

这些年绝口不提的初恋

他送来一个奇怪的笑脸,照顾别人。

我的中学花了很多钱,一群恋爱种子里的少年,打着做兄妹的旗号,羞涩的开展早恋。那时候交通基本靠走,通讯基本靠吼,治安基本靠狗,取暖基本靠摇。因为离家骑自行车要将近30分钟,初三还有没完没了的自习和考试,大部分人都住在校园里。每个班有两个宿舍,一个男生宿舍,一个女生宿舍。后来因为住在校园里的男生远比女生多,就留出了一个女生宿舍给男生住,这个时候莎莉搬到了我们宿舍。

莎莉当时暗恋班上一个男生的剑。害羞内向,她没有勇气表达这种爱,只能爱我,爱我的狗,和男生身边的人混在一起。而烤鸡是剑的同桌。初三开学没多久,剑就坚持退学,闯荡江湖。莎莉得知消息后,哭着一路追着剑家,希望用友情之手把这个小臭小子拉回来。可惜剑不领情,所以决定去广州。后来的日子,太长了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当我想起当时的人和事,总有种电影里演慢动作的感觉。我和朋友逃课了。我翻墙去参观庙会。我一个人学习的时候,拿着扫帚在教室后面打鸡打狗。这一年,我的生活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朋友和敌人,我的青春傲慢而霸气。还有烤鸡,隔壁班的a,b,c,没给我留下什么回忆。

中考快结束的时候,李以看望教导主任的名义,拖着一群人来到剑的家里,帮剑照顾家人,受到了表扬。其中有烤鸡,这似乎是我所有残存记忆中烤鸡的第一次出现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看到他们在班级群里发的照片,我很久都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了。

然后,就没有了然后。我们大多数人离开了学校,步入了社会,等待着悲惨生活的运势,记忆中烤鸡的形象被打破。

暑假过后,我一个人上了高中。从今以后,山要长高,没有未来。

高一,断断续续收到以前朋友的来信。没人再提烤鸡,我也渐渐忘记了这个人。

高一暑假的一天中午,我在家里看小说,做梦。有人敲门。我去开门,然后看到烧鸡大汗淋漓。我们不熟,面面相觑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热情地请他进门,烧开水做饭。我对这段时间我们说的话没有印象。然后对烤鸡的印象,我又一次支离破碎,一歇就是十几年。

14年春节,李把我拉进了一个QQ群,群里的成员都是同年同月的人,剑也在其中。久别重逢,我喜极而泣。我和剑谈了过去和李的事,但我们都心照不宣地避而不谈;暗恋& rdquo,这些词在成年后听起来有些紧张。然后剑提到了烤鸡,我就懵了。我不记得自己和这个人之间的联系了。直到剑提到了过去的种种,我才把烧鸡从记忆的碎片里拉了出来,我才突然想起来,原来是那个来我家谋生的家伙。

此时的烧鸡已经发展成了舌头光滑,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调戏群里的女同学。从剑到剑,间接知道,经过一年的复读,烧鸡变成了比我低一岁的弟弟。上大学,结婚,领养一个儿子,回到原点。他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了人生的许多重要转折点。风平浪静,安逸度日。

突然接触了很多十几年没见的人,感觉好奇妙,找不到语言来形容。在群里插科打诨成了每天的作业,自然我又把碎碎片和烧鸡连在了一起。知道他初中有初恋,知道他高中女朋友不是真爱,知道他媳妇是他大学同学,知道过去男同学眼中的女神现在是两个孩子,知道轰轰烈烈的康老师是他的美人,知道他有一辆大货车,知道他其实是个文艺多愁善感的人& hellip& hellip

他也会被问到这么多年的生活。一句简单的话,人在江湖上漂泊,情不自禁。然后他有了八个初恋。我笑了。初恋太多了。大家好像都是初恋。然后感叹几句,是或者不是,他没有放弃。他一天一天的问,问的烦了。我敷衍的回答是你,吃了我家的饭,拍拍就走了。这么多年他都不知道自己是生是死。

他笑了,真的,我幼稚,别骗我。我也笑,出轨是需要勇气的。

五一节回家的时候,我遇到了李,烤鸡和一群康老师。他们坐在路边的烧烤摊上吃烧烤。推杯换盏之后,康老师喝醉了,带来了雨,拍着桌子喊老公。喊了又喊,哭的时候抱着鼻涕眼泪。不知道是久别重逢的她喜极而泣,还是这种情况让她想起了某一天的某个人。

席间,喝多了的康先生想上厕所。我担心她会摔倒。我起身去扶她,却被旁边坐着的烧鸡一把抓住。他对坐在我另一边的莎莉说,去看看康小姐。然后我递了一杯酒。十几年没见了,希望你好。话落,一饮而尽。

我端起酒杯笑了。只是同学聚会,没必要拼。

他笑了,但是老师和姐姐不一样。旁边有个起哄的,不过大姐自然不一样。等了这么久,烧鸡还没下手。

我也笑,不是吗?我怕他不敢。估计,媳妇家里已经开始加锅开水了,有一次烧鸡进屋,媳妇觉得奇怪,就扔锅里炖着,连毛都懒得拔。

话音未落,半只烤鸡的脸已经在我眼前,然后我轻轻的在额头上摸了一下。我当时脑子进水了,被一记耳光甩了出去。然后大家都在我清脆的一巴掌里沉默了。

烤鸡尴尬地笑了笑,但大姐还是那么矫健,大家哄堂大笑。

那天晚上好像大家都喝醉了,我也晕了。分手的时候烤鸡问我,你没事吧?我帮了一把。这是师姐能扛的东西。烤鸡点点头,我也没有,我拍了拍他的肩膀。要不要姐姐打电话给初恋,出来见个面?

他笑了,放心吧,我的初恋是姐姐,她和我在一起。话落,爬在桌上呼呼大睡。

第二天我就回上海了。路上烤鸡发信息问我到机场了没有,说不打招呼就走了。我调侃,我想打个招呼,你却去见初恋。姐姐不是那种不懂事的人。怎么能打扰你的好东西呢?

烤鸡发了一排期。良久,我又补充了一句,姐姐和初恋一样重要。

我发了一个骂人的表情过去,初恋是毛线。初恋让我的生活变成了阿姨。就你而言,你姑姑认为你没有工作的实力。

烧鸡带着惊叹号回来了,对着牛弹琴。

微信关注& ldquo美国文学节选& rdquo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声明:文章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摘自莫名其妙的美文http:///

幸福在只有一个转折点的地方:http://www.sj98.com/

微信关注“美国摘录”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声明:文章/图片来自互联网

转载声明:节选自莫名其妙的美文

为某人保留座位

这些年,绝口不提,初恋

赞助推荐

后台-模块-广告管理-内页右侧